【贝茨勋爵徒步】2017徒步第7天(7月26日)
——无所作为就会一事无成

贝茨勋爵

2017年07月28日17:59  来源:人民网-英国频道
 

累计徒步:81.90 英里/131.68 公里

今日捐款:500.00 英镑

累计募捐:2557.50 英镑

风雨交加的日子真是适合在纽伯里周边转转。

纽伯里我已经来过好几次了,但是每次来到这里我都会想起一位故人。我和他相识于我参加80年代青年保守党(YGs)政治运动过程中。他的名字叫克里斯·根特。在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一位国家级官员了,而我却还只是一个来自英格兰东北部盖茨黑德市的青年保守党员。

打个比方,当时的我好比某个周末早上第一次上场踢球的某俱乐部成员,而他早已是家喻户晓的超级巨星“贝克汉姆”。人们一提到他都会不由自主压低音调,因为大家觉得他注定会登上英国政坛顶端,然而期待的那一天并没有到来。

当得知他弃政从商的消息时,在我们这些青年保守党员中激起的巨大震惊,因为从一位政党候选人成长为国会议员要经过特别漫长的征途。而他去的下一个目的地,竟然是在纽伯里一个运营困难的小司去鼓捣“无线电话”。这样的举动,让我们都感到非常不可理解。他肯定疯了!为什么一定要放弃好端端的政治生涯呢?他完全可以在成功之后通过政治途径带动“对讲机”行业蓬勃发展的呀!

克里斯和我不同,他是个领导者、先驱者,他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担心别人对他的看法上,只要他觉得这样做没有错,那其余的就无关紧要了。对他而言,要紧的不是谁同意,而是谁会阻止自己。

我再次见到克里斯是在牛津,他已经拥有了“伯爵”的头衔。我和上百位观众挤在赛德商学院的一个讲堂里听他讲述他是如何把一个在纽伯里经营惨淡的小破电话公司发展壮大,成为世界最大电信公司之一——沃达丰。沃达丰目前在26个国家拥有超过10万名员工,公司年收入超过470亿英镑。沃达丰的总部现在仍在纽伯里,克里斯阁下也居住在这里。

言归正传,我们前一晚在契克斯酒店好不容易订到最后一间房——新婚套房,在我们入住的时候就被告知,有一对新婚夫妇要住这个房间,我们就毫不犹豫提早退了房。我们搜遍了整个网站,发现卡尔纳翁阿姆斯酒店有个房间价格很合适,地点就在惠特韦的海克里城堡附近。你可能对海克里城堡这个名字很熟悉,在家喻户晓的电视剧《唐顿庄园》里,这座城堡是主人公格兰瑟姆伯爵以及克劳利夫人的家。

这部电视剧呈现了在1910年-1926年期间,一个英国贵族家庭里的人生百态,令无数观众着迷不已。它在英国也轰动一时,因为虽然英国人装作早已脱离了阶级社会,但还是对阶级话题喜闻乐见。事实上,我们深知,阶级制度还依然深深植根于英国社会。

但我没想到这部电视剧竟然在美国和中国也广受欢迎。格兰瑟姆伯爵不苟言笑、彬彬有礼并时刻从容不迫,大管家卡尔森对伯爵和其家人唯命是从,对仆人们又有绝对权威。我觉得美国观众喜爱这部剧是因为剧情美,拍得也美,中国观众喜欢它是因为剧里的世界和共产主义社会截然相反。在社会这个大环境里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位置。

我想起上学时唱的那首赞美诗《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明亮和美丽》里有这么一段:

富人居于城堡

穷人居城门下

上帝使人有尊卑

上帝令住所分贵贱

 

我们还被教导要知道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要知道有些行业和工作“不是给我们这样的人干的”。我知道许多这样的教条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但这并不代表阶级就退出了英国社会舞台。

我还记得我曾经在一个伦敦市的银行求职,我被告知要得到所申请的职位只有两种情况。我要么得是出身显赫,要么得是拼命三郎。出身显赫的人高挑、优雅、苗条,在社交上自信而老练,衣着考究(特别是鞋),人脉强大,谈吐文雅,同时又特别低调礼貌(因为他们和旁人都清楚他们的地位)。但他们并不需要为具体工作而奔波劳碌——这是拼命三郎的活儿。后来面试官告诉我“所以我需要知道的是你有没有拼命三郎的素质”,我听懂了潜台词但还是没有得到这份工作。

雪琳和我都热爱工作,可以说我们痴迷于工作。用“劳动阶级”和“拼命三郎”来形容我们最恰当不过,我再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词了。我对工作的满足感还因为工作能给我带来我生存的基本需求。当我和雪琳一起看《唐顿庄园》时,我这样评价里面的情节:“你看那个人连个工作都没有,他们就天天坐在那儿喝喝茶,彼此写点矫情的信,或者梳妆打扮去吃饭然后聊聊其他贵族的八卦。”

我赞同玛雅·安格鲁的话:“无所作为就会一事无成。”我相信,克里斯阁下深谙其理,但我不知道格兰瑟姆伯爵是否同意。

虽然成千上万的游客不会去参观沃达丰办公室,但这些来自世界各地人们总是会想起去唐顿庄园来观光游玩,也包括我们这些本地人。 

(责编:白天行、王一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