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茨勋爵徒步】徒步第6天(7月25日)
——从雷丁到纽伯里

贝茨勋爵

2017年07月28日17:56  来源:人民网-英国频道
 

今日徒步:20.20英里/ 32.60公里

累计徒步:81.80英里/ 131.88公里

今日募款:70.00英镑

累计募款:2057.50英镑

在英国乡村卡雷迪的布克旅馆里享用了一顿丰盛的英式早餐之后,我真的只想窝在舒适的椅子里,读上一本书。可是这怎么可能?就在刚刚,我才把最后一块黑布丁塞进嘴巴,就被雪琳催促送出了旅店的门。于是,舒适的椅子变成了车里的乘客座椅,我们驱车赶回15英里外的华为(英国)公司,它坐落在雷丁,就是昨天我们结束的地方。我们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我就不得不沿着刚刚开车驶过的路再走回去,雪琳说其实我昨晚已经走过来这一段,但我坚持我的徒步不能间断,走重复路的感觉的确不太好。

走出雷丁的商业区,走过4号高速公路,我走进了繁忙的乡间小道,卡车来来往往呼啸而过,这些车辆为了避开高速路段而驶进这里,却并没有相应地降低速度。终于,在一个叫做谢菲尔德·博顿的地方,一切似乎都安静下来了。我推测,这里是人工湖区的中央区域。远远地,霍斯山湖边一个座椅(似乎在向我招手),吸引我(坐过去)仔细观赏鸟儿们的湖上生活。我坐在那歇一下脚,水静风恬,从我离开伦敦后,这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静谧宁和。不时,鸟儿的鸣唱(从远处)传来,清晰得就像耳机传出的声音。鸟鸣伴着波涛起伏,是我最喜欢的声音,当然最好再加上妮娜·西蒙的音乐。

走在去往萨奥姆斯特德的乡间小路上,“花不迷人人自迷”,我徜徉其中,流连忘返。这就是英格兰的“绿色宜人的家园”,就是威廉·布莱克在他的诗歌《耶路撒冷》(1808)中写道的:“我心灵的抗争永不停歇,我手中的利剑永不沉眠,直到我们建成耶路撒冷,在英格兰这片绿色宜人的家园。”尽管耶路撒冷充斥着仇恨与暴力的悲剧,我仍然愿意将它与现在的萨奥姆斯特德联系在一起。

似乎我徒步行走运气还不够好,要不然我已经沿着肯尼特·埃文运河来一次运河之行了。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天我们能有一次运河游船假日,雪琳也很渴望。但马上我们就(暂停了这个想法)开始计划下一次徒步行走了。漂流在英伦的运河上,走走停停,在不同水域里起起落落,(顺便)练习一下开关水闸,这简直是田园牧歌般的生活啊。

肯尼特·埃文运河把经过雷丁的泰晤士河和布瑞斯特尔港口连接了起来。遍布全英国的运河网络是工业革命巨大的推动力,它承载着给主要港口和工业城市供应货物的使命。然而,五十年都不到,它的功能就迅速地被铁路取代了。现在, 运河主要用于游客观光,当然,偶尔也会有我这样的慈善徒步者经过。

我在奥尔德马斯顿与雪琳汇合共用午餐。我们使用了一个叫做“寻找朋友”的手机软件,它彻底改变了我和雪琳的沟通方式。不再需要单方面的电话来沟通,这个软件有一个虚拟地图,我们俩就是上面的两个蓝点——我肯定关于这个表述有一首诗,但我想不起来是什么。

我坐在河边,看着鸟儿掠过湖面,当我正陶醉于这样的场景中时,接到了来自雪琳的电话:“你怎么停下了!”,现在想想都有点惊悚。不过对于这个软件,我们在之前的徒步中从未使用过,大概是因为我们为了节省开支,在国外常常会关掉数据漫游的缘故吧。

在奥尔德马斯顿与塔咸镇之间是绵延的山脉,需要花一个多小时来爬完这座山。我需要外部的动力,因此我播放了汉娜·格蕾丝的歌“赞美你”(这首歌是劳埃德银行的广告里面的歌),边听歌边往上爬,中途只停下来一次,到达山顶时,我瘫坐在草堆旁边休息一下。刚坐了几分钟,电话又响了,又是同样的声音:“你怎么又停下了!”

去纽伯里的路上有一个赛马场,我沿着运河路过了好多赛马专用的跑道。太阳实在很烈,在最后的几英里,能遇上一些遮蔽烈日的树影让我很是开心。纽伯里古镇很漂亮。我之前来过这儿,但从没以这样的角度看这座古镇。雪琳则留在肯德基的停车场,试图寻找晚上的住宿。我们想呆在中心,以便明天徒步开始雪琳就不必送我一程,然而这样做,让我们的选择范围变得很窄,我们只能在几个极贵的旅馆中进行选择——住一晚不包早餐的旅馆都要120英镑。最终,我们选择了价格上比较亲民的契克斯旅馆,好不容易抢到了那里的最后一间房——还是一间“新婚套房”。

晚安! 

(责编:白天行、王一三)